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發布者: 91運營  1818

系統學習運營課程,加入《91運營網VIP會員》,開啟365天運營成長計劃>>

a178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很多人說已經過去的2019年的年度關鍵詞是“難”,對于公眾號行業也是一樣。

 

選題枯竭,條漫形式高度重合,合適的編輯稀缺,“日更”更是讓人疲憊,轉頭再遇上短視頻和直播的沖擊,爭奪著人們那僅存一點的碎片時間。

 

很多公眾號從業者都在問:“現在還有人在看公眾號嗎?”

 

“公眾號是不是夕陽紅了?”

 

我們拿這個問題去問了20多個頭部、腰部和尾部賬號。

 

多數被問到的公眾號主們都覺得“夕陽紅”有些言過其實,但他們都或多或少察覺到,公眾號和以前不太一樣了。

 

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KnowYourself 提到,現在的公眾號更像是單機游戲,人們各看各的,不會再去問“你最近關注了什么新的公眾號”了。而且大浪淘沙,有一些突然爆紅的小號被自然淘汰了。

WhatYouNeed 則更有憂患意識,認為現在公眾號的競爭對象不是其他賬號,而是在爭奪人們碎片時間的一切。

對于“夕陽產業”,ONE文藝生活有個洞察:在現代人眼里好像只有兩種產業,一種是跑馬圈地迅速積累財富的朝陽產業,另一種是進去就是等著轉行的夕陽產業。

然而自然規律并非如此,朝陽和夕陽都只是短暫的,且這兩者之間,有著產業漫長的白晝。

可能公眾號主們習慣了增量市場時,在墻上貼個二維碼,每天都會有幾百個人出于好奇去掃碼的好光景。到了存量市場就不習慣了,說到底是被慣壞了。

微信公眾號只是過了朝陽初升的時期,距離夕陽紅還遠著呢。

a246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 

合適的編輯現在難招嗎?

姜茶茶覺得招人不難,畢竟坐擁四五萬人的社群,從里面招人得心應手。

而局部氣候調查組則沒那么幸運,他們坦言:“我們的人不是招來的,而是留下來的。”

對 WhatYouNeed 來說,招人不難也難,只要發一篇招聘推送,簡歷就會像雪片一般飛來,但合適的幾乎沒有。

新媒體不再光芒萬丈,很多優秀的人看到也不愿意進來試試了。

丁香醫生深有同感,隨便一個人都能做新媒體的時代過去了,但也挺好,因為做內容本身應該是有高門檻的。

ONE文藝生活說在朋友圈里招人的成功率最大,畢竟在這個行業待個一兩年,圈內的優秀編輯基本上就都認識了,招到這些人才算是賺了。

畢導喜歡從自己的粉絲里招人,科學這個領域沒有專業背景真的挺難。財經領域也一樣,沈帥波對招人感到頭禿,哪怕接受采訪時也不忘攬才:“希望有識之士千里來相聚一下。”

而對于很多小號來說,也許有合適的編輯,但招人的成本卻無法負擔。

Mandy(化名)是某娛評垂直號的編輯:“公司算上我在內一共只有三個人,另外兩位是老板和商務。為了給讀者營造一種‘這個號很大、有眾多編輯’的感覺,我會用五個筆名輪流署名發稿,看起來每個編輯有自己的特長和關注領域,其實都是我一個。”

a334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 

你選題枯竭了嗎?

很多創作者認為,公號創作的枯竭是不可逆的。

 

因為好的母題就固定那么幾個,“我們的認知、基因、共同記憶決定了,能引發共鳴的一定是‘老東西’。”ONE文藝生活如是說。

但去年有人問格十三:“同一個選題你已經十幾篇爆文了,是不是到瓶頸了?”今年這個人又來問:“這個選題你已經幾十篇爆文了是不是到瓶頸了?”

說明好母題的瓶頸是很難到達的,選題不會枯竭,只是創作者的思維枯竭了。

對于這種創作者的枯竭,X博士曾提到:“很多優秀的創作者是有創作黃金周期的,一般在三年左右。”

在這三年里,天賦高的人甚至可以不去吸收新知識,把前半生所積累的好的東西掏出來給讀者看,也有大把的人喜歡。

 

但掏空之后如果仍舊沒有源頭活水補充,所寫出來的內容,自己都不會想再看第二眼。

 

大殺四方永遠是一瞬,薪火相傳才是恒久主題。

a429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 

有未來內容疲憊過嗎?

壓力大嗎?疲憊嗎?

黎貝卡的異想世界回憶說,自己壓力最大的時候,是收到那種很喜歡自己的讀者,非常小心地提醒說“卡卡最近是不是太累了,感覺推送沒有那么好看了,沒關系的你休息好了再更新吧,我們等你”。

而姜茶茶說到這個這個話題,不由得口吐芬芳:“市面上99%的內容都他*是垃圾。一年更新200多篇,可能只有10篇是自己滿意的,真的寫不動了。”

她之前去醫院咨詢過心理問題,在醫生得知她是做公眾號的之后,說了一句“怪不得”。

而本身就是心理咨詢師的李松蔚也曾經為了內容疲憊過,但他后來想明白了:

“李松蔚這個號它注定沒辦法做成一個大號的,它只能在小范圍傳播,也只會招一部分人喜歡。”

于是選題回歸到純粹的表達欲本身。

a523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 

在微信公眾號上搞新形式了嗎?

“新形式”——逼瘋了數萬內容創作者的夢魘。

H5 火了,現在基本絕跡了。條漫火了,但讀者都快看吐了,交互一開始讓人耳目一新,現在都是老套路了。

姜茶茶在朋友圈發了個問卷調查,“大家誰不想看條漫了,打個1”。她在評論區收到了幾十個1。

試問哪個內容從業者的朋友圈里能擁有這么多1。

姜茶茶說,“很多人都是在為了漫畫而漫畫,他們的內容其實沒有表達出來什么,只是把那些本來用文字表現出來的雞湯,換了一個形式而已。”

WhatYouNeed 贊同漫畫可以提供情緒共鳴,但有時承載不了他們想表達的信息量。

而說到下半年公眾號的新寵——SVG 交互。

新的交互只要一出現,就會迅速被做爛,讀者看完除了感嘆“哇,能動唉”之外,很難記住作者究竟寫了什么。

在X博士看來,“表現形式沒有高低之分。不必太過機械地給內容升級。關鍵要看自己想要的表達形式是否適合自己想做的內容。”

晚安鋪子則表示,“小號考慮這些沒什么用,畢竟漫畫和交互的成本那么高,搞不起的。”

形式永遠是服務于內容的。

如果為了追求形式而放棄對內容質量本身的打磨,大概就會像柳飄飄了嗎說的那樣:

“等到退潮的時候,就能看出誰在裸泳”。

a622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 

2014-15年公眾號黃金時期的時候,你在做什么?

姜茶茶:我當時從0做一個號,第一篇閱讀量2000,第二篇10w+了。

畢導:我當時是清華一名勤懇的博士生,還不知新媒體為何物。

WhatYouNeed:那時候我們還沒畢業,像玩一樣做著 WYN,現在把 WYN 做成了工作,反而很難做出玩的感覺了。

柳飄飄了嗎:那時候還沒從業。

黎貝卡的異想世界:崔斯坦說,那時候只要看到我抱著手機面露癡笑,就肯定是在回復后臺留言。

格十三:我16年才開始做的,當時所有人告訴我微信紅利期過了。

您的林:啥時候進場都會被人說晚了,今年《時間的朋友》演講里有講到個事情:沒有了流量紅利,也還有茍且紅利。等茍且紅利沒了,總還會有別的紅利。寫就完了,別想太多。

X博士:如果你再回去讀當時大家的文章,很可能會吐槽說為什么這個公眾號連排版都這么粗糙?但讀完之后卻能感覺到字里行間充滿了熱情。

沈帥波:過去大家從未覺得增長會停止。更愿意花時間研究運營方法和技巧而不是在內容上。某種程度上,那是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時代。但我們今天看到了內容價值的回歸,所以今天才是內容至上的黃金時代。

而 GQ實驗室 的內容總監 Rocco,在15年時發布過這么一條朋友圈:

a720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 

核心競爭力是什么?

a817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a912 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

 

未來還還會繼續主力在微信上做內容嗎?

對于這個問題,我們采訪的所有從業者都給予了肯定的回答。

原因各有不同,畢導和格十三出于對內容純粹的喜歡,李松蔚則說他一直把自己的公眾號看成哈利·波特的有求必應屋,當你需要的時候你就來這找他。

黎貝卡的異想世界說:“最近有幾個大學的老師想用我的案例作為新媒體課程的教材,在參加跨行業的活動的時候,也會遇到很成熟的企業家問我怎么做公眾號、玩小程序,我相信公眾號還遠沒有到落山的地步。做內容本來就是我想做的事情,喜歡就繼續做,不喜歡可能就不做了。”

和毛利午餐很實誠地說:“為了收入也會繼續在微信做,但有一天如果沒了廣告,自己就寫一篇《賺錢了也買了大房子,但是我卻失業了》,肯定也會很好看。”

不愿意透露公眾號名字的 Mandy 說市面上的娛評號都像是流水線套路生產,而自己想成為那個固執的手工匠人。蘿嚴肅則希望繼續在這里做村頭大腳超市給大家嘮嗑解悶的王云。

也許公眾號確實不再是朝陽產業,但“凡是過去,皆為序章”,它變得規范,變得有序,變成了一個“正午產業”。

天色未明時,有人能渾水摸魚,現在艷陽當空,留在場內的同行們終于有機會去踐行那句被說了無數遍的話:好好做內容。

就像沈帥波說的那樣,無論何時,內容都是剛需。

也許我們應該樂觀一點,因為悲觀者往往正確,但樂觀者往往成功。

2020年還有更多的行業大小風口,你了解嗎?

鳥哥筆記即將在上海舉辦第五屆移動互聯網營銷峰會,屆時友盟+COO呂志國老師將出席分享《2019中國移動市場概覽及增長新引擎》以及零一裂變CEO鑒鋒老師分享《5步設計私域流量矩陣,1年銷售5億》,解讀未來的5G機遇以及私域流量的背后邏輯,不可錯過的大佬分享!

趕緊戳閱讀原文來搶票吧,1月14日,峰會現場,一起來嘮嘮~

 

-END-

作者:GQ實驗室

來源:GQ實驗室(GQZHIZU)


勾搭小編微信號gaojier912,加入91運營官方社群,會運營的人都在這里了

加入運營集訓營
分享到:

?

掃碼加入91運營社群

二肖中特马资料